2022年2月13日的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上,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就“电子竞技应当不应当进入奥运会”这一主题,展开了激烈辩论,在比赛结束后,“英雄联盟职业选手Uzi因伤病退役成为反面论据”也一度引发网络热议。

大概是因为此次辩论双方是我国两大顶尖学府,才会引起不小的关注。但实际上,“电竞是否应该入奥”并不是第一次成为辩论赛的主题,甚至关于“电竞是不是体育”至今也仍存在争议。

2018年的8月29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UZI(简自豪)领衔的中国英雄联盟代表队在亚运会决赛中战胜韩国队成功夺冠。这是中国电竞取得的又一次巨大成就,虽然电竞比赛在那届亚运会只是以表演赛的形式存在,但已有不少电竞拥趸期盼着电竞项目出现在奥运赛场。

国际奥委会在其第134次全会上原则同意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中增加霹雳舞、滑板、攀岩、冲浪四个大项,此前呼声很高的电竞不在其列。

事实上,虽然电竞在如今的体育版图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国际奥委会也承认电子竞技作为一项体育运动的地位,但电竞在体育领域中的位置依旧尴尬。

在相当一部分公众眼里,看似只是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的电竞并不算一项真正的运动,无法登上奥运会这样的“大雅之堂”。

虽然电子竞技入奥在年轻一代中呼声很高,但是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为首的国际奥委会还是拒绝了电竞入奥的请求。巴赫曾明确表示,他认为“杀人游戏”与奥运会价值观相悖,所以不应被奥林匹克精神所接受。事到如今,海外知情人士透露,国际奥委会依然声称他们“永远不会颁发《守望先锋》和《英雄联盟》的奖牌”。

纵使目前许多声音表示“同一个天空,同一个梦想”,声称“电竞选手也在追求更高、更快、更强。”但是,摆在电竞入奥面前的依然有两座大山。

其实我们观察近年来的奥运会,入奥其实并不需要太高的关注度、太高的竞技性,在东京奥运会上,一些运动仅凭对东道主有利就入选了,但无论入选的运动人气多低,争议再大,都始终不会触碰一条底线:智力运动不入奥。

如果电竞入奥,这个底线就将被打破,与之而来的就是围棋、德州扑克这些智力运动也要开始谋求入奥了。当然这座大山并非不可逾越,然而还有一座大山,可谓真正的不可逾越。

奥运会中的所有项目,项目本身都是没有版权的,比如足球、赛马、帆船,简单来说,就是任何人或组织都可以办比赛(有没有人来另说)。然而,电子竞技游戏是存在版权的,版权方在厂家,没有厂家的允许,任何人组织比赛理论上都是违法的。

奥运会上的传统体育项目,都不是商品,而游戏是游戏厂商的商品。虽然说厂商不大会阻止自家的游戏进入奥运会,但总得来说,奥组委对游戏的掌控力度是比较低的,目前,也没有存在版权的体育运动入奥的先例。

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在去年六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电竞和传统体育是两个业态,有着不同的发展逻辑。“一个是组织结构的不同,电子竞技它不是一个单项,电子竞技(项目)很多,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也就是一个联合会管不了那么多。”“第二就是知识产权的问题,传统体育的一个协会知识产权全是它的,但是电子竞技做不到。”

不过,魏纪中也并不是给希望“电竞入奥”的人泼冷水。“任何一个项目进入奥运会,对它推动很大,因为会引起更多人的兴趣。但不是说不进入奥运会或不进入什么运动会,电竞就死了。”

在他看来,电竞进入奥运会的大门并未关闭,很可能以展示的方式“入奥”。而“入奥”的前景,可能与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的举办效果息息相关。

也许就算电竞永远没办法进入奥运会,“电竞入奥”也是个永恒的争议。随着争议不断加深,“进入奥运会”仿佛成了电子竞技证明自己的唯一机会,但我认为并非如此。不一定非要“电竞入奥”,反而可以争取“奥入电竞”,即举办电子竞技领域的奥运会。换言之,电竞不需要非要拿“入奥”这件事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中国的电竞产业已今非昔比,随着资本入局,游戏不再是过去媒体口诛笔伐的“电子”,我国各地都有支持电子竞技发展的政策,上海更是立志要打造全球电竞之都。甚至,“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成为了高校的一门专业。种种迹象表明,电竞产业会迎来更专业化的发展,拥有无限潜力,完全不需要纳入体育的评价体系中。这样一想,电竞是不是体育,电竞能否入奥,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不那么重要了。就像Olympic Games,说到底也是一场“Game”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