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有一张1平方米大小的法文版地图。正是这张地图,帮助红6军团实现了转战贵州东部和进军湘西;也是凭这张地图,肖克与王震选择了与红3军会合的方向。红军是如何使用这张法文版地图的呢?这就不得不提到一名外国人——瑞士籍传教士勃沙特。

军事博物馆编研处编辑方玮告诉记者,1934年10月初,勃沙特与进入贵州的红6军团不期而遇。红军从保守行军秘密的需要着想,要求勃沙特暂时不能离开,需随部队一起行进。

这张法文版地图是红6军团在贵州黄平老城里找到的。因为条件所限,红军当时在贵州的行军,凭借的是1张从中学课本上撕下的地图,所以这张法文版地图对红6军团来说无疑是无价之宝。但是,红军中没有人能够看懂法文,肖克想起了会说一些汉语的勃沙特。在得知勃沙特懂法语后,肖克派人把他请到军团司令部,帮助翻译地图。

1984年肖克曾回忆说:“对我来说,这是一件不能遗忘的军事活动,……但这位传教士帮我们译出了这张地图,而且在口译时,边译边谈,提供了不少情况,使我在思考部队行动方向时,有了一定的依据。”

方玮介绍说,勃沙特在红军中生活了500多天,是红军长征队伍中一名奇特的参加者。红军为实现崇高理想而不怕流血牺牲的献身精神、严明的组织纪律以及不赌博、不抽鸦片的作风,给勃沙特留下了深刻印象。红军尽管生活条件恶劣,但却在饮食和生活上想尽办法来满足他,令勃沙特非常感动。在部队进行乌蒙山回旋战时,勃沙特不幸染病,红军专门找了一匹马驮着他走,找来中医为他治病,后来还派出担架员抬着勃沙特翻山越岭。

勃沙特离开红军后,开始着手整理自己的亲身经历。1936年11月,勃沙特的回忆录《长征目击记》(又名《抑制的手》)由伦敦一家公司出版发行。勃沙特在书中称赞中国红军英勇善战、纪律严明,高度评价了红军长征时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这本书当时在国外颇受欢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abigong.com/,中国vs沙特多次再版。

1978年,勃沙特又应出版商之约,在回忆录的基础上补充后再次成书出版,并更名为《指导的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