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炮党们的知识来源,就跟天体物理学爱好者主要靠《变形金刚》一样,他们的历史知识可能主要靠《逃离德黑兰》吧。

套用外长的那句名言,遇到这种嘴炮,完全可以甩一句,“你去过伊朗吗,你了解伊朗吗,你知道足球在伊朗是一种怎样的运动吗”?

你知道人家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10万人体育场,而我们的鸟巢连个足球赛都支撑不了么?还是人家于大宝乖,说“不了解伊朗,但一定比我们强。”

国足不光光是“恐韩”,也常常“恐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97年的十强赛。中国做客德黑兰,从国家队下飞机开始,伊朗人就用四来迎接国足,意思是我们的球队将进你们四个球,甚至是卖水果的大爷再看到中国人之后都在头上插了四根黄瓜,最后的比分巧合的是4:1。

咱们不是“恐韩”么,伊朗牌面上的实力甚至比韩国队还要强。在首场12强赛中,他们主场2-0力克卡塔尔。目前在FIFA排名当中,伊朗排名39位,位列亚洲第1,什么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这些压在中国队身上20年的大山,通通都在后面。中国排名是第78位,位列亚洲区的第8位。如果按土豪的逻辑来算,伊朗全队的身价加起来有2185万欧元,中国只有1137万欧元。

话说伊朗排名亚洲第一绝非是浪得虚名。跟中国不一样,伊朗足球从上世界90年代末,就掀起了留洋的黄金时代,而且坚守欧洲。伊朗球星阿里-代伊、哈什米安、卡里米,曾相继加盟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本届伊朗阵中也有8名旅欧球员,分布在欧洲质量比较高的俄超、荷甲、葡超等联赛。

主力球员中有8名在欧洲联赛中效力。头号球星阿兹蒙与中场埃扎托在俄超,前锋安萨里法德与老将绍贾伊在希腊踢;另外两名攻击手内贾德与贾汉巴克什效力于荷甲的海伦芬与阿尔克马尔;边后卫穆赫纳迪将效力于俄超的塔列克;门将哈喆是葡超主力。反观中国队,只有张玉宁一名“海归”球员。

阿兹蒙在伊朗各级别国家队犹如神一般的存在,被称之为“伊朗梅西”、“阿里-代伊接班人”。

在德国《转会市场》上的身价达到了700万欧元,是国家队中身价最高的球星。阿兹蒙在2015亚洲杯对阵卡塔尔时奉上一个博格坎普式的转身拉球破门,从此一战成名。阿兹蒙的父母都是著名的排名运动员。

这名年仅21岁的前锋效力于俄超联赛的罗斯托夫。上赛季,阿兹蒙代表球队出战了24场俄超,打进9球,助攻3球,最终帮助罗斯托夫获得了上赛季的俄超亚军。在新赛季的欧冠附加赛中,5-2淘汰阿贾克斯,阿兹蒙打入1球。听说,阿森纳、巴塞罗那、国际米兰、尤文图斯,等顶级豪门都在打他的主意。

在伊朗国家队,他出场19次打入15球,数据相当霸气。另外说句题外话,人家小伙子身上的纹身也比什么纹个女友的名字之类的霸气,纹了这么一句话:“Love me for who I am!”

伊朗国内的足球环境并不是太好,由于特殊的社会背景,球队缺乏政府支持,苦难多多。世界杯预选赛屡次与伊朗总统选战“同步”,以至伊朗队的表现成为政治宣传、政治动员甚至政治抗议的源头。

在伊朗杀入2014世界杯后,总统鲁哈尼曾很不高兴,担心足球沦为反对派的工具,发布了一系列的法令,试图掩杀球迷的热情。

巴西世界杯当中,伊朗是唯一没有官方友谊赛的球队,理由是政府没资金。奎罗斯无奈之下,动用了自己的私人关系,给球队安排了4场热身赛。当时,伊朗队集训时每人只发一套训练服,穷得甚至下令不得与对手在赛后交换球衣。

但伊朗人对足球的热情确实是根深蒂固的。举个足球渗透到流行文化中的栗子。2014年,伊朗曾推出一部足球电影,叫做《越位》。影片讲述一名伊朗女孩乔装前往著名的阿扎迪球场看球的过程。影片中她所逾越的不是球场上的越位线,而是伊斯兰世界长久来根深蒂固的“男女防线”。电影当年在柏林引起轰动,最终收获银熊奖,伊朗总统随后也发布命令:允许伊朗妇女进入体育场观看足球赛,这部足球电影意义深远。

说到阿扎迪球场,中国队就是在这儿屡战屡败。虽然在1970年代就建成了,可以容纳10万人。但伊朗国内的联赛,其实起步也很晚。

2001年伊朗才推出自己的职业联赛,近15年以来,市场化程度并不高,特别是在美欧经济制裁、政府宗教的干涉下,伊朗联赛几乎停滞不前。目前在伊朗联赛中,外援只有34名,占比例仅为7.4%,许多优秀的球员都会选择出国踢球。

与中超、卡塔尔这种土豪联赛不同,在伊朗踢球的球员工资相当低,过得相当的清贫。前拜仁球星卡里米,曾在本国踢球时,还曾开过出租车补贴家用。卡里米回忆称:“当时我还是年轻球员,工资非常低,我在每天训练完之后,都会开出几个小时的出租再回家。”去年9月,卡里米将他当年开过的红色出租车拍卖做慈善。

说到这儿,咱这儿队员出线万,如果都不为所动,那确实是一种境界了,确实要比伊朗球员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在伊朗,放学之后,每条街道上都是踢球的男孩子。尽管有时候条件十分简陋,但他们制作一个小足球,即两个塑料球合一,一个切破装入另一个塑料球中,他们把这种球称之为“toop dolaye”。至于球门,两块石头摆起来即可。上学期间每到下课,操场上都是踢球的孩子,即使踢个20分钟,他们也乐在其中。

这动人的场景,让人想起克鲁伊夫怒人不幸的感叹,“阿姆斯特丹纤尘不染的街道上已经容不下潜在的天才们向上生长的心。”

此外,小码哥还随手检索到这样两个结果,一是,在伊朗,《实况足球2013》曾在一个月之内卖出了500万份,这什么概念,伊朗人口是8000万。

二是,今年4月,伊朗德黑兰举行过一个特殊的比赛,2016伊朗国际机器人足球赛,甚至有2000名的学生参加。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abigong.com/,澳大利亚队vs中国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